格鲁吉亚科学家在美国参与研究治疗癌症的最新办法

0

年轻的格鲁吉亚科学家正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参与研究新的治疗癌症的方法的科研项目,29岁的Levan Zandarashvili在研究小组中要检查一个修复受损DNA的蛋白质,命名为PARP1。这些蛋白质能够用于癌症治疗。 

研究这种蛋白质在临床和科学方面都是非常重要的。如今,使用小分子抑制PARP1,可用于治疗各种类型的癌症,如乳腺癌,前列腺癌,和许多其他的癌症。在这个项目中,我负责研究PARP1的结构和动力学,以及用于治疗癌症的分子的相互作用。 

“我的目标是找出为什么这些分子比其他分子更有效。在这个项目的成功完成的情况下,我们可以开发更有效且毒性较低的分子”,Levan Zandarashvili说。 

Levan,现任职于宾夕法尼亚大学,之前在第比利斯国立大学物理系学习。“本科学习阶段,我不满足于课堂学习,还想更多地了解物理学的各个领域。在大二的时候,我一边学习,一边在EMCoS公司工作,积累了即使到现在也有用的大量经验。大四的时候,我对生物物理开始感兴趣,开始与Tamaz Mdzinarashvili教授一起做实验。当时,我就发现在德克萨斯大学有1年期的加尔维斯敦(UTMB)生物物理学的空缺名额,于是我在那里开始新的工作。一年后,我决定报名参加同一所大学Junji Iwahara教授实验室生物物理学的博士课程。我在Ivahara教授的实验室工作了4年,获得了我的博士学位。在此期间,我作为第一作者发表了4篇文章。 

在论文开题之后,我决定在同一个实验室再呆两年半以完成我的项目,之后我又发表了十几篇文章。”zandarashvili说。 

他认为他最大的成就是两篇发表在世界上顶尖的科学期刊PNAS杂志上的论文。结束了在UTMB的工作后,Levan又对质谱感兴趣,并决定去一个能让他熟悉这种方法的实验室。

“我对宾夕法尼亚大学的Ben Black教授发表的论文很感兴趣,于是就联系了布莱克教授,告诉他我想在他的实验室工作。他邀请我去面试,所以我从一月以来就一直在这工作,”Levan说。他把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实验室,他说,“你不能和一个实验解释,一天的工作结束,你想回家休息。”由于具体工作的限制,他还不能回到格鲁吉亚。

“遗憾的是,在我们这个小国,我们没有足够的资源来执行像我这样的科研项目。科学需要大量的财政和基础设施资源,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应该选择不支持科学研究甚至放弃科学。在我看来,格鲁吉亚的科学发展,首先是要保持高水平的教育。当我来到美国时,我在生物物理学实验室工作的经验很少,但我有很好的理论知识,很快就可以投入具体实践。 

互联网是一种巨大的信息来源和科学资源,教师、教授和学生都必须有效地利用这一资源。此外,我认为,将重点放在需要相对较少资源的科学领域,或者更可能从国外获得所需资源的科学领域上,这将是一件好事。我本科阶段工作过的EMCoS公司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这是一家世界知名的格鲁吉亚公司,”Levan说。尽管公司如此成功,但他出国学习和就业并不容易。在UTMB学习时,只有两名格鲁吉亚学生攻读博士学位,Levan说,“在他们两个之前还没有格鲁吉亚学生来做过研究。”     

“我们一直在努力工作,希望取得成功。尽管美国为许多外国学生提供奖学金,尤其是在科学技术领域,但首先存在着语言障碍和文化休克,以及其他困难,这些都需要克服。”Zardiashvili说。

LEAVE A REPLY